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死神的自我修养[综神话] > 章节目录 第119章 长庚(十)
    第一百一十九章

    掌管睡梦的神明抬起眼来,望着自己的兄弟,那一双金色的眸子里面像是什么都没有,但也像是蕴藏着万千的思绪。

    终于,在某一个时刻,修普诺斯才开口,打破了之前的那一种死一般的沉寂:“为什么不能是我?”

    “不如说,正是因为被当作了刀的是你,所以站在这里的,才会是我。”

    达拿都斯的眼睫微微的颤动了一下:“是因为……我吗?”

    修普诺斯并没有回答这一个问题,但是他们当中无论是谁,都清楚的知道这一个问题的答案。

    “小塔。”修普诺斯轻声道,“这个世界怎么样、又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我所求的,不过是你安好——仅此而已。”

    我所求的,不过是你——仅此而已。

    然而达拿都斯却是为了修普诺斯的这一番话睁大了眼睛。

    “没有关系的吗?”他震惊的的反问,但是却也并不是真的就想要从修普诺斯那里得到一个答案,而是自己很快的便对这个问题给出来了回答,“不,我认为是有关系的。”

    “我们秉持法则而生、掌有着这样的力量行走于世,那么这个世界便是我们的责任。”

    那是达拿都斯一直以来所坚持的,也是一直以来他的行事标准。

    诚然,作为死亡的神明,他不会对特地的某一朵花、某一株草……又或者是某一个生灵的存在而特别的分出去注意力和目光,但是他却总是会愿意注视着这一个残酷而又美丽的世界的。

    他认为自己应该对这一个世界负责。这无关于其他的一切,也没有任何人洗脑亦或者是强迫的因素在里面,而只是达拿都斯发自内心的认为,自己既然是法则的伴生者,那么就多少也应该承担起这样的一份加诸于身上的责任。

    可是他的双生兄长却显然不是这样想的。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你的身上缺乏神性,小塔。”

    修普诺斯道。

    “我们是神明,当是这个世界上面最高贵的存在。诚然,我们的手中把持着法则的权柄,但那也应该是其他的一切生灵为了我们而服务,而不该是……”

    他稍微的停顿了一下,在达拿都斯那并不怎么赞同的目光里面,缓缓的将话接了下去:“而不该是,让法则成为束缚自己的枷锁。”

    但是达拿都斯却并不能够苟同修普诺斯的话,不如说,这根本就是这一对兄弟之间在认知上的某种最本质、同时也是最大的差别——

    “神性是什么?”达拿都斯问,“这样的东西,难道也是能够拥有一个被规划好的标准的吗?”

    “我既为神明,那么我的所做作为,便是神性。”

    达拿都斯第一次忤逆了修普诺斯的意见,一锤定音。

    “这是我的神性,哥哥。”

    他们相互对视,谁也不能够说服谁。奈亚拉托提普依旧横躺在地面上,眼下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黑色的雾气猛然窜起将达拿都斯包裹,其中的那些由黑雾所构成的手臂也从四面八方的围拢过来,抓住了达拿都斯的手臂与脚踝,拦腰抱住了他的腰肢,像是要用这样的方式将他紧紧的缠绕和束缚。

    黑雾并没有止步于此,它们仍旧在不断的翻涌,最后遮住了达拿都斯的眼睛,捂住了他的口鼻,让他不能视亦不能言。

    达拿都斯当然不会这样坐以待毙。

    灰色的雾气和死亡之歌同样出现,开始环绕和游走,冲击着那一片的黑色雾气。这里毕竟是达拿都斯的世界,是孕育了他的本源,同样也是他的主场,不过是作为区区分//身存在于此的奈亚拉托提普实际上并不占有优势。

    可是祂看上去却也没有多少慌乱的样子。

    “我亲爱的死神大人。”

    奈亚拉托提普压低了嗓音,轻笑了起来。

    “我假设,你或许是忘了一件事情。”

    在奈亚拉托提普的声音响起来的同时,黑雾当中,突然闪烁出来了些许的金色的光。

    如果有谁能够看见达拿都斯眼下的模样的话,那么就会发现,这金色的光芒实际上是来自于他眉心处的那一枚神印。

    只是原本银白色的雷纹如今却被一圈的金色包裹在了其中,在不安的躁动着,却又偏偏没有办法挣脱开束缚,就像是被关在了笼中的鸟那样,再如何努力的扇动自己的翅膀,也无法去往外界的天空。

    那是曾经,修普诺斯送给达拿都斯的屏障。护佑他的精神不受污染,保护他的灵魂免遭攻击。

    只是,在种下这一抹神力的那一日,无论是达拿都斯还是修普诺斯都不曾想到过,有朝一日,这居然会化作困缚达拿都斯的枷锁。

    就像是那个时候,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彼此之间会这样刀剑相向。

    这些来自于修普诺斯的神力影响了达拿都斯的精神,让他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去调动自己的神力——那么当然也就无从去摆脱开这来自于黑雾的束缚。

    这是达拿都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料到的——修普诺斯居然会帮助一个敌人反过来去对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