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最强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三章 我相信他,因为你!
    废墟原地内。

    青年二柱陷入沉默中,

    七代目鸣人看着眼前的好基友,就算他反应再迟钝也意识了青年二柱的不爽,空气中似乎充满了浓浓的酸臭味。

    脑袋转了转后,七代目鸣人轻咳一声,率先打破了沉默。

    “佐助,不过去看看吗?小姑娘生起气来,可是会持续很久,也很难哄的哦。”

    “……”

    青年二柱感到了一丝头疼,他本来就怎没么见过这个女儿,更没有丝毫带娃的经验。

    面对这种情况,他甚至觉得还不如让他再去跟大筒木辉夜打一场得轻松。

    更让青年二柱非常不爽的是,明明是自己的女儿。

    但佐良娜的那个做派反而像是把那个家伙当成了爸爸。

    青年二柱微微闭上双眸,冷淡道:“交给那个家伙去处理吧!”

    闻言,七代目鸣人哑然失笑,调侃道:“看来佐助,你还是非常相信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呢。”

    “哼!”

    青年二柱脸色有些难看,嘴角扯了扯,开口道:“只是看哪个家伙的实力还可以,佐良娜在他一边应该不会遭遇危险罢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他终究是异时空的佐助,你才是这个世界的佐助,是佐良娜的亲生父亲。”

    七代目鸣人摇了摇头,用手拍在青年二柱的肩膀上,轻声劝道:“既然是父女,就让多沟通,多交流一下,不然,等到佐良娜将那个佐助视作了依靠,你可以只能心里暗暗懊悔不及了。”

    “我觉得有事情还是要给你的女儿说清楚,你不回村子的原因。”

    “切!”

    青年二柱心里有些莫名的慌,但表面上仍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摇了摇头,淡淡道:“没有必要。”

    “你这个嘴呀,还是跟以前一样的硬,明明心里在乎的要死,却不肯表露一点出来。”

    见状,七代目鸣人摇了摇头,深知挚友性格的他便不再多劝。

    “就算告诉了佐良娜,也只会白白让她担心而已。”

    青年二柱看了挚友一眼,说道:

    “关于大筒木辉夜,关于她忌惮的敌人,关于我......这些事情只要你我知道?我们两个背负就够了,让我们下一代处在和平?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就好了?这是我们的责任。”

    闻言,七代目鸣人沉默了一会?突然笑道:“不愧是你呢,佐助。”

    “不过?我之前在路上的时候把关于大筒木辉夜和黑绝的事情告诉了那个佐助。”

    “你这个家伙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做事不经过大脑?居然就这么轻易的告诉了他这么重要的情报。”

    青年二柱眉头一皱?沉声道:“从他现在的年纪看来,现在的他应该是正处于我在大蛇丸手中修行的时期,这个时候的我可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说到这,青年二柱停顿了一下。

    想到那个家伙双眸中的永恒万花筒?心中不经有些惆怅沉重。

    他既然有了永恒万花筒?那么就代表着另外一个世界的宇智波鼬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上。

    虽然青年二柱有些奇怪他的永恒万花筒形态图案跟自己的略有不同。

    但他也没有放在心里去,只当是平行世界所产生的的差异罢了。

    毕竟,那个家伙都能提前三年觉醒了万花筒,移植了永恒万花筒。

    两人永恒万花筒的图案有些差异?也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地方。

    “从他的言语间来看,他并没有像那个时候的你那样陷入仇恨和黑暗中难以自拔。”

    七代目鸣人接过了青年二柱子的话?随意道。

    青年二柱面无表情的说道:“搞不好,那个家伙隐藏的太深,你看不出来罢了!”

    “看起来,佐助你似乎对另外一个自己不怎么喜欢呢。”

    七代目鸣人哑然失笑,开口道:“我觉得还是把所有的真相告诉他才好,曾经的你不是就因为不知道真相,所以只能孤身一人在黑暗前行,最终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吗?既然如此,就不要对另外一个世界的佐助有所隐瞒了。”

    “而且将大筒木辉夜的真相告知于他,这样也可以让他们面对未来的危机,做多一分装备,让那个世界多一分希望。”

    “........”

    青年二柱一时语塞,沉默了一会,开口道:“就算他知道了真相,也不一定会像我这样,你就不担心他会毁灭另外一个世界的木叶吗?你就不担心他......”

    话未说完,七代目鸣人便语气轻松的打断了他。

    “我相信他!”

    闻言,青年二柱皱了下眉头,转过头看向鸣人,有些奇怪的问道:“你就这么相信他?为什么?”

    “因为他也是宇智波佐助啊,佐助。”

    七代目鸣人微微一笑,澄清蔚蓝的眼眸戴着笑意和真挚看着眼前的二柱,语气轻松的回应道:“更准确一点来说,是相信你,既然他是宇智波佐助,那么我就会选择无条件的相信他。”

    “.......”

    看着眼前挚友灿烂的笑容和真诚的眼神,青年二柱怔了怔,脑海中不经回忆其一起两人曾经的记忆。

    即使曾经的自己一头扎入黑暗中,仇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