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 章节目录 第195章 番外(完)
    乔裴也有事瞒着他,关于那个男人的事。

    如果男人真的与他成过婚,那大哥肯定也知道,可是大哥除了第一次问他后得知他不记得靳尧外,就再也没提过这个名字了。

    朝辞抓了抓头发,颇为烦躁。

    都在搞什么啊,怎么感觉一下子大家都奇奇怪怪了起来。

    …………

    而在他不知道的地方,靳尧却迎来了一次暗杀。

    找完朝辞后,他就回了朝府,那个软禁他的小院子,而看守的人也完全没发现自己要看守的对象已经出去又回来了。

    他坐在房间中的太师椅上,眉目清冷如旧,薄唇却失了血色。

    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苍白。

    “尊、尊上,您没事吧?”司命的神魂悄悄探出,小心翼翼地问。

    靳尧良久无言。

    他垂眸,将腰间的平安符再度拿出,紧攥在手中。

    但不多时,他又忙松手,一点点用冰凉的指尖抚平平安符上的褶皱。

    许久,司命才听靳尧问:“半年前,你说他会遇到贵人,从此一生平顺。这贵人指的是乔裴,那‘一生平顺’,是说他会与那乔裴相伴到老么?”

    “……”司命嘴巴张了又张,最终硬着头皮说,“是。”

    “他们会如何?”

    “乔裴与人二分天下,终其一生未有旁人。”司命颤声说。

    “呵。”靳尧低笑,说不出是嗤笑还是自嘲,“你说他是本尊的情劫,可他缘何又是旁人之缘?”

    “这个……”司命简直汗如雨下,“尊上,这命数并非一成不变。尤其是您的情劫,‘渡’与‘不渡’便是最大的变数。也许您当初未能渡过这情劫,或者……未曾抹除朝辞的记忆,那之后的命数便不会应验。”

    他越说越小声,特别是说到抹除朝辞记忆时,他刚说出口就想把自己的头打爆。

    毕竟那件事虽说是尊上的命令,但是执行的可是他,这万一尊上迁怒……

    靳尧摩挲着平安符,却道:“你说得对。”

    是我将他推与旁人。

    但……

    窗外突然传来了些许风声。

    很轻微,若是凡人,怕是远不能察觉。

    但司命和靳尧却同时往门外看,而靳尧也从太师椅上站起了身。

    ——有人来了。

    “有一点你说错了。”靳尧转过身对着门,低笑道,“许是我的情劫,才开始。”

    他话音一落,黑暗中便出现了数人。

    他们穿着黑衣,手握绣春刀,完美地与黑衣融为一体,又藏着可怖的杀机。

    靳尧微敛凤眸。

    乔裴,倒也是个心狠之人。

    …………

    翌日,下了早朝后,朝决主动求见乔裴。

    两人内殿谈话,屏退了所有人。

    朝决表情凌厉,带着怒气,直接质问道:“你为何对靳尧下杀手?!”

    他昨日听到了那院子有不寻常的响动,待他赶过去时已经没人了,可靳尧左胸膛却被狠狠刺了一剑,鲜血直流。

    朝决看一眼就明白,是有人暗杀他。

    可院子里守着不少护卫,虽说是来看管的,但是有人闯进来他们也一定会拦住。可如今那些人依旧老神在在地守在外面,像是都没听见院子里这么大的响动——朝决一个不会武的书生都听见了!

    这些人又都是乔裴派来的,那么很显然,是乔裴派人来杀靳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