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我在名著世界优雅老去 > 章节目录 第255章 第二百五十五章
    裴湘快马加鞭数日,风尘仆仆地赶到了欧阳铮一行人暂时停歇的城镇上,迎接她的是面色略微纠结的欧阳锋。

    “二弟,你大哥的身体到底如何了?那部道家的疗伤功法和大理段氏的一阳指可有作用?”

    “大嫂安好,一路辛苦了。”

    一身白色劲装的欧阳锋抱拳行礼,请裴湘上座。

    “多亏大嫂的那部疗伤功法,同缘尘大师的一阳指内力相呼应,双管齐下、内外共治,兄长他体内的毒伤都已痊愈,经脉也不再完全闭合萎缩。如今气血通畅,阴阳同济,五脏六腑生机焕发。经缘尘大师诊断,兄长的寿命已经无碍了。”

    裴湘顿时眉目欣然。尽管她早有所料,但此时亲耳听到欧阳锋的确切答复,依旧欢喜异常。

    “既然已无大碍,怎么不见你大哥?还有,你之前飞鸽传书说有‘稍许意外’,到底是什么意外?”

    听到裴湘迫不及待的提问,欧阳锋此时完全没有叱咤江湖的桀骜不驯,他悄悄摸了摸手腕上的小黑蛇,忍不住喟叹一声。

    回忆着最初那几日鸡飞狗跳的混乱场景,欧阳锋闭了闭眼,无奈说道:

    “大嫂,兄长他得了离魂之症,忘记了许多东西。”

    裴湘眨了眨眼,怔忪地看着严肃正经的欧阳锋。

    欧阳锋肯定地点了点头:

    “在治疗的收尾阶段,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然后……兄长的记忆就出现了问题。”

    “离婚失忆?什么程度的失忆?全然忘记过往?”

    “兄长他,嗯,忘记了自己的姓名身份,以及过去的人生经历。他……似乎还有些糊涂了,一直认为自己以前是个杏林大夫,不愿意看账本了,也……不记得成亲之事了。”

    “全然忘记过往?那怎么还觉得自己是个大夫,他会给人瞧病吗?”

    提起这个,欧阳锋有些哭笑不得:

    “兄长虽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但是还能识文断字,记得过去所学,甚至……他每日都默诵一遍大嫂你教给他的那篇疗伤功法。嗯,也是那篇功法的原因,让兄长格外确信自己之前是个大夫。否则怎么会在忘记许多旧事之后,还牢牢记得一篇治疗伤病的道家功法?”

    听到这里,饶是裴湘心中担忧,也忍不住莞尔一笑。

    “既然还记得过去所学,那穿衣吃饭这些事想必也没有问题了。”

    欧阳锋却摇头道:“兄长刚刚清醒过来的时候,是不太记得那些事情的,惹了不少小乱子。但他学得很快,几乎是别人做过一遍,他就记住了。大约七八天之后,看上去就和平常人一样了。”

    “七八日?一学就会?”

    “对,一学就会。”说着说着,欧阳锋的语气里竟然还多了一丝骄傲。

    裴湘被欧阳锋的语气态度弄得有些迷糊,但她稍稍一琢磨,便忽然理解了欧阳锋不甚紧张的原因了。

    ——那人之前的健康情况十分糟糕,能活着就已属不易了。

    在生死面前,其他都是小事。

    所以,当欧阳铮的身体完全康复后,即便他还患有离魂之症,但是对于亲兄弟欧阳锋来说,人活着,并且寿命无碍,就比什么都重要了。

    ——况且,看着敬重的兄长笨拙犯傻,当弟弟的未尝没有偷笑过。

    深吸了一口气,裴湘稍稍消化了一下欧阳锋吐露的事实,半晌,她开口问道:

    “他人呢?我去给他诊诊脉。”

    欧阳锋没有立刻起身,他招来门外的侍从问道:

    “大公子此时人在何处?”

    “回禀二公子,大公子上午出门去了龙潭寺,说是喜爱山中清泉和云雾,要在寺内小住几日。刚才,大公子身边的白六特意回来取了衣物和瑶琴,属下正要回禀二公子。”

    “知道了,你退下吧。”

    侍从离开,裴湘询问欧阳锋:“龙潭寺在哪里?”

    “在南城郊外青云山内。走吧,咱们去找大哥。”

    裴湘微微颔首,两人正要往外走,白二抱着一摞书信账簿匆匆而来。

    “大夫人您回来了!属下等人都盼望您平安康顺,早日返回。”

    “有劳诸位挂念,我一切安好。”

    欧阳锋好似没有注意到白二的到来,昂首挺胸迈步就往外走。只是,他刚一动,就被白二拦住了去路。

    “二公子,这是今日需要处理的文书信函,还有上个月的总账簿和西夏那边的人员变动调换详情,请您过目审阅。另外,碧峰茶行的钟老总管、南北镖局的刘总镖头和三友茶楼的胡大掌柜都有事要向您亲自汇报,他们已经等在外院了。”

    欧阳锋面色一黑,没出声,眼中拒绝的意味很浓。

    白二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模样,恭恭敬敬地垂下目光,可就是没让路。

    裴湘微微挑眉,心道这些事之前都是欧阳铮处理的,如今却要欧阳锋代劳了,也不知他处理得如何。

    欧阳锋清了清嗓子:“白二,没看到大夫人已经回来了吗?我急着领大夫人去龙潭寺见大公子,你别挡路了,让开,难道要耽误主子们的事吗?”

    白二连忙道:“属下不敢,属下这就把这些急需批复的文书信件送到二公子的书房,明天再来取走。只是钟老总管他们还等在外院,二公子何时允许他们进来见您一面?”

    欧阳锋皱了皱眉头,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疼。

    自从兄长欧阳铮失忆以来,他每天都要面对白二这张讨厌的笑脸和没完没了的账目,练功时间明显减少。再这样下去,他都想离家出走了。

    “白二,你……”忽然,欧阳锋目光一转,冷硬不耐的语气一下子回温了不少,“咳,大嫂,对,大嫂你回来了,咳,我记得之前兄长生病的时候,好多事都是你接手的,这个……”

    裴湘浅浅一笑,绕开话题道:

    “二弟,你若是忙的话,就不用了陪我去龙潭寺了,我可以自己带着人去找你大哥。哎呀,看天色也不早了,我十分担忧夫君的身体,二弟,我先行一步,你和白二去忙正事吧。”

    说完话,裴湘就撇下欧阳锋快步离开了,又扬声吩咐来人带路,她要去城南郊外的龙潭寺。

    在去龙潭寺的路上,裴湘向随行的白九询问欧阳铮失忆的原因,终于弄明白了她离开之后发生的一些事。

    “大夫人,洪少帮主护送缘尘大师北上的同时,大公子和二公子也离开了西域一路南下,我们双方就是在此处会合的。

    “见到缘尘大师后,又休整了两日,才着手给大公子疗伤。可是就在疗伤那日,铁掌帮帮主上官剑南带着江南一带的武林人士找了过来。他们怒叱我们白驼山之人小肚鸡肠,使用奸计陷害绑架了裘千仞。上官剑南等人要求二公子交出裘千仞,并向铁掌帮赔礼道歉。”

    听到这里,裴湘暂且打断了白九的叙述,疑惑询问道:

    “那裘千仞到底为何要偷袭我们?你们汇合后,大公子和二公子可审问明白了?”

    白九叹了一口气,苦笑道:

    “大公子那时候的身体状况尤其不好,旅途劳顿加上担心大夫人您的安危,一直没有多余的精力亲自审讯裘千仞,都是二公子负责的。但是……二公子的手段比较激烈,反而逼得裘千仞彻底闭口不言了。之后上官剑南找来,带着一群乌合之众打扰了大公子疗伤,二公子一发狠,当着上官剑南的面一掌打死了裘千仞。”

    裴湘皱眉道:“也就是说,裘千仞一直没有交代他偷袭的缘由?他死后,白驼山岂不是和铁掌帮不死不休了?之后没有发生混战吗?我赶路的时候倒是没有听到什么风声。”

    白九摇了摇头,继续解释道:

    “大夫人请听我讲,这事情有些复杂。有些事发生的时候,属下等人也是稀里糊涂的,好些真相都是后来才查明的。”

    “好,你说,正好打发时间。”

    白九组织了一下语言,慢慢道来:

    “大夫人,那上官剑南找过来时,大公子正处于疗伤的紧要关头。所以,洪少帮主和二公子一直在安抚对方的人马,和他们讲道理。好在上官剑南虽然气愤,但是对洪少帮主还是比较信任的,就答应先坐下详谈。

    “据上官剑南所说,他已经搞清楚了咱们和公孙昊的冲突,也知道裘千仞不该帮助公孙昊追杀两个重伤之人,但既然已经化干戈为玉帛,咱们就不该在事后偷偷报复裘千仞,把裘千仞秘密关押起来。

    “我们听完上官剑南的话后,就知道他是被有心人蒙蔽了,便向他解释了事实真相,因为有洪少帮主作证,还有当初遇险的妇人和婴孩儿可以询问调查,尽管上官剑南不愿意相信徒弟是卑鄙之人,但也不再咄咄逼人。

    “眼见着咱们双方都心平气和起来,内室忽然想起缘尘大师的怒叱声,二公子和洪少帮主立刻冲了进去。我等就堵住内室的入口,不让上官剑南等人接近大公子。

    “等到二公子和洪少帮主再次出现后,我等才知道,就在我们全神贯注应付上官剑南一行人的时候,有一贼子趁虚而入,假扮缘尘大师的徒弟混入了内室,偷偷翻找大师的行囊。

    “贼子被发现后,又企图干扰大公子疗伤,幸而当时已然接近治疗尾声,所以才有惊无险,没有害了大公子性命。但……到底还是有些影响,唉,要不然大公子也不能得了离魂失忆之症。”

    裴湘的心情随着白九的叙述而起伏不定,听到最后,忍不住暗道一声确实好险。同时,心里不禁对那偷偷闯入之人生出了憎恶之感。

    “闯入者为何人?捉住了吗?”

    白九点了点头,同样气愤。

    “那人就是个惯于偷鸡摸狗的无赖,他是裘千仞的双胞胎兄弟,名叫裘千丈,武功低微,也没有他兄弟的硬骨头,只让二公子的毒蛇吓一吓,就什么都交代了。

    “原来,上官剑南来找咱们索要裘千仞,就是这裘千丈撺掇的。他发现裘千仞偷偷离开苏州城后一直没有返回,就心知裘千仞很可能出事了。

    “他之前经常仗着双胞胎的相似长相假扮裘千仞,所以在发现裘千仞出事之后,他又故技重施,找到了裘千仞的私宅,冒充他哥哥审问了被裘千仞藏起来的一男一女。”

    裴湘灵光一闪,连忙问道:

    “一男一女?莫不是当初公孙昊追杀的那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