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退出体育圈后我成了厨神 > 章节目录 第303章 番外:奥运后(7)
    体总在完成对外的一系列公告之后,处理完外部的情况,在鲜有外人知道的背后,包括体总和部分项目的管理中心,都有部分人员悄无声息地提早退休了。

    《超能》综艺这件事,体总在重新复盘之后,体总内部就有人提出了疑义,为什么没有人察觉,王贺胜的团队就是当年《最强王者》的团队?总不能因为王贺胜的团队拆分重组洗白过,就把这个团队给漏过去了吧?

    而且田管中心那里提前就给过风险预估,结果却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现如今,节目甚至都还没到田管中心风险预估中的那一步,就提早出现了更不良的后果。

    关于为什么会走到这个结果,并不是对外公告和声明完毕就能够解决的事情。

    体总内部,包括陈燊事后也在自检,沿着他知道的那条线一路往下挖,就挖出了有部分人员和王贺胜之间或多或少有一些不正当的关系存在,包括王贺胜方面欺上瞒下,还有部分教练作保等等,中间都掺杂了一些不应当的利益关系。

    体总方面也因为这一系列的发现而震怒,很快顺着这一条线往下,撸下了不少人,而陈燊虽然并没有参与在不正当的利益链条中,可他本人的失察以及误判也是造就现在这个结果的关键因素。

    也是因着这个原因,陈燊也直接出现在了提早退休的名单中,安静而不太光彩地离开了这个他奋斗多年才到达的岗位。

    在体总内部处理这一系列事情的同时,汪正声那头虽然仍旧觉得苏白如果插手其他项目运动员的复建计划,手伸得有些太长了,但是出于对好苗子的惋惜和同理心,他在犹豫之后,还是以私人身份把电话打到了其他项目管理中心的熟人手中,半似闲聊地将‘苏白擅长复建计划拟定’这话给递了出去。

    汪正声的这些老熟人几乎是一秒就明白了汪正声的意思,他们其中不少人这段时间都在竭力安抚项目中的教练和受伤的选手,不仅是受伤的选手,其他选手虽然没有受伤,但是状态多多少少都受到了影响,这些后续的事情,他们正处理得头疼,而在听到苏白的名字后,他们均是眼前一亮。

    很显然,汪正声会给他们来电说这么句话,那肯定是苏白那里开了口。

    这几年来,虽然项目领域不同,但是同为体育圈子里的人,苏白的为人和能力他们或多或少都了解过了。

    关于苏白的性格描述里,有一条就是【可靠】。

    ——但凡苏白开口说过的话,那就是一口唾沫一个钉。只有他认为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他才会开这个口。

    如今苏白能够在复建计划这个事情上开了这个口,那也就是说,哪怕跨项目,他也有把握做到一个较好的水平上。

    事实上,由于这次事情的特殊性和其恶劣性,所以对于这些受伤的选手,从各个中心到体总方面都下了命令,务必要给选手最好的救治。

    苏白在这样的情况下仍旧开了口,那至少说明,他有把握在复建计划的拟定上做到国内顶尖。

    不少中心的领导在脑子里想明白这一点之后,就果断地直接开口邀请苏白加入复健专家组,根据最后的需求给不同的选手制定相应的复建计划。

    只是大多数的选手因为年轻,也因为伤势不算重,确实都可以通过治疗、复健,恢复到最佳状态,但是在初步治疗中被判定伤势会影响往后职业生涯的那名选手,在经过专家组的反复会诊之后,所得出的结论仍旧是可以恢复到不影响日常生活的状态,但无法负担体育竞技中的高爆发状态了。

    苏白在看过这名选手的检验报告之后,即便咨询了系统中精通复健的教练,得出的结论也是会很大程度上影响选手的未来潜能,最终苏白也只能无奈放弃了帮助这名选手重新登上赛场的计划。

    但令苏白没有想到的是,这名年仅14岁的小选手在治疗过程中,请求他的教练辗转给苏白带了个话——他听说了苏白有计划面向年轻的教练与学生群体筛选教练人才并进行培训,他想问苏白,自己届时能否申请通过远程设备听课。

    在听说这个名为叶一琛的小选手提出的这个请求后,苏白特地抽空到医院探望了仍旧在治疗中的他,并且询问了他提出这个请求的缘由。

    叶一琛虽然如今才年仅14岁,但或许是在最近这短短的时间里经历了太多糟糕的事情,他还显得有些稚气的脸上,已经有了与年轻不太相符的沉稳平静,同时,他看向苏白的一双眼里,又带着仍旧有些天真纯粹的希冀。

    “我知道,这一次我会受伤,完全是因为节目中有一些糟糕的教练存在,而那些人里面,虽然有一些并不是真正的教练,但是我知道,他们里面,也有是在一些地方队伍中担任助理教练的人。”

    叶一琛对着苏白,一字一字,话语虽然简单,但其中的意思却非常清晰:“苏教练,你知道的,作为普通的运动员,我们在大多数时候,并不能选择自己的教练,但教练的道德能力操守,却能够决定很多运动员的命运。”

    “我已经不能继续走在职业运动员的道路上了,但是我喜欢体育竞技,也喜欢我的项目,我想学着做一个好的教练,然后也像您一样,可以帮助更多运动员在职业生涯中走得更好。”

    苏白在听过叶一琛的讲述后,微微沉默了片刻,然后又道:“但是你是游泳队的选手,而我是田径队的教练。”

    叶一琛目光清亮地看着苏白:“但您是我知道的,最厉害的教练,我想向您学习,怎样做一个优秀的教练!”

    虽然叶一琛的请求有些离谱,而且游泳队和田径队之间横跨着水陆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但是苏白在考虑之后,还是答应了,届时会给叶一琛也发一份考核问卷。

    苏白:“如果你能够通过问卷考核,那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叶一琛当即从原本板着脸的成熟模样转而笑弯了眉眼,露出了他这个年龄该有的爽朗天真:“好的,我一定会好好填写问卷的!谢谢您,苏教练!”

    此时还无人知道,就是这一次的交谈,会在未来的体育界中谱写出另外一位天才教练的传奇故事。

    在《超能》综艺下架之后,网络上的抨击也随着体总方面的对外公告而偃旗息鼓,更有人从体总最新的离职人员名单出嗅出了不一样的味道,让不少吃瓜猹们我了解到了《超能》事件的后续收尾处理。

    而在《超能》团队王贺胜等人焦头烂额的同时,此前与苏白、崔洛恒签下合约的《新恋人的别扭日常》节目组也终于等到了苏白有空拍摄的时间。

    《新恋人》的节目团队当即带着团队的人,直接杀到了田径国家队训练基地,开始跟拍苏白和崔洛恒两人。

    说起来,《新恋人》他们这档综艺呢,最有趣的点莫过于那些刚刚成为恋人的情侣档,因为刚刚结成恋人关系,不像是那些爱情长跑的老夫老妻,对于彼此都已经太过熟悉,于是在恋人的面前有时候仍旧会抹不下面子努力掩饰一些自己觉得不够好的地方。

    情侣档们会在这个过程中有羞涩、有磨合,当然也有可能犯蠢吵架等等,这些别扭而生涩的日常组成了这档节目中的各种趣味点。

    而等节目组开始既定的跟拍计划之后,因为苏白和崔洛恒都维持着运动员优秀的作息,因此,从凌晨三四点就开始做拍摄准备工作,然后跟拍了一早上的节目组全体工作人员都变成了‘冷漠.jpg’的表情。

    从苏白早上睡醒开始,节目组就已经开始跟拍了,而从安装在苏白房间的录制设备中可以看到,苏白睡醒时,他枕边的手机屏幕就亮了起来,当天拿到手机看过手机里的内容后,脸上就漾出了一丝明显的笑意。

    ——只看那个笑意就知道,其中的信息大约是崔洛恒发过来的。

    如果只是看这部分的话,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都还蛮开心,这一段苏白的表现就还挺甜的。

    但是之后的情况就急转直下……哦不,是每况愈下……呃,也不是,总之就是,随着苏白起床洗漱完毕,又出门和崔洛恒碰面之后,两人一天初见时,崔洛恒还会眼神亮晶晶地朝苏白要一个‘早安的拥抱’。

    然后。

    两人就携手去了训练场。

    是的,这两位直接就到训练场,然后崔洛恒就开始跑圈热身,苏白就直接和教练组的人开始商量起新的训练计划了。

    而且这俩人这样还不是做做样子,节目组的人就这样看着苏白在边上和教练组的人研究起崔洛恒的相关训练计划,间或还要带一带并没有放假的400米项目其他未到奥运参赛的选手们,同时还会有人来询问苏白,关于他接下来两个月的授课安排还有人员筛选等相关事项。

    而崔洛恒基本就在一旁独自训练,他的身边也跟着助理教练,基本上是在做力量训练等项目的时候,从旁辅助,防止他在训练中受伤的。

    整个训练过程中,除了技术训练这一小块短暂的时间外,其他时间崔洛恒和苏白说是教练和选手,实际上还真没多少交流。

    节目组的人看完全程后,脸上都迷茫地写着两个大字:就这?

    我们裤子都脱了(bushi),你们就让我们看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