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港黑首领白濑君 > 章节目录 第57章 第56章 港黑上升期白濑
    黑道女总裁的落跑小甜心?

    油然而生的念头使得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

    首领停下他口中堆砌在新兴势力背后的幕后boss措词形容,转而以温和的口吻关心起我的身体现状,“说起来,白濑自从和太宰同居后,身体状况似乎一直不大好,脸色也肉眼可见地变得苍白无力。”

    感谢太宰替我背黑锅。我无法推脱这并非为太宰的锅,只能沉默地流露出有点羞耻的情绪来应对。

    总不能把自己的皮拆穿,展示出自身的最后底牌,真正的异能力来吧?

    时间线认真算起来真的诚如首领所说,和太宰合租后,我一直不断地消耗精神力去实现我的虚设,比如最先前的干部X复活,再到近期的汉尼拔医生妹妹的重生。

    种种无不透支着我的精神劲,没流露出半死不活的模样,都是多亏了中也的守护buff支撑着我。尽管我不太清楚,中也是否清楚地意识到我的真正异能力梦想成真的功效。

    多说无益,锅就交由我们横滨的热心助人三好市民太宰治完成。

    见我隐隐约约默认的羞愧神色,首领意味不明地发出感慨,“年少贪欢。”

    首领幽幽的语气里难免泄露出他的过往。参考爱丽丝的拆台,我表示怪不得太宰戏多,这绝对是家学渊源的缘故,是森首领流传给他的。

    倘若真相大白,一定令首领大跌眼镜。无他,只因太宰就几分钟的showtime,还能对我怎么样?

    我察觉出来首领背地里还暗中注意我们的举动,他甚至假借爱丽丝的双眼来,“怪不得太宰小小年纪开始保温杯里泡枸杞。”

    很难不从首领的语气姿态中听出些许骄傲自豪之情,大概是与自家猪学会拱白菜如出一辙的欣慰感吧。

    “去上学的过程中好好调养下身体吧。”首领在三言两语的轻描淡写中,把我的接下来日程安排得明明白白,显然是不接受我的其他意见。

    服从命令就完事。

    “我会把太宰给打发去多出任务的。”首领怜爱的目光轻飘飘地落在我的脸上。

    这下子我的脸是真的红了,出于脸皮薄被误解后却又不能反驳的憋屈红。

    “把精力消耗在别的方面对两个人都会好呢。”

    求求首领你闭麦吧,结合首领的话,要不是我是当事人本人,肯定地会误会我和太宰的真实关系。

    长达十几分钟没上线的爱丽丝,抬头跟着发出不明感叹,“中也的睡眠质量有点强。”

    “唔。我想中也应该是经常执行体力活,导致一碰床就睡吧?”首领有理有据地配合着爱丽丝的话语分析到。

    爱丽丝简单地啧一声,不搭理首领,继续埋头苦画,画着一只疑似海螺的生物。

    “那么,白濑对通过上学接近对方的事情,还有任何疑问吗?”首领利落地收起被爱丽丝嫌弃的可怜兮兮姿态,若无其事地等待我别无其他、只有肯定唯一的答案。

    “有一点点。”我将心底的好奇部分阐述出来,平心而论,套情报这种事情显然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太宰更为合适。

    让我去套情报也不怕我的嘴有自己的灵魂,而导致翻车。

    首领睁着眼说瞎话,“怎么会呢。白濑说话可好听了,你不信问问爱丽丝。”

    离谱。这下子我敢肯定背后一定是隐藏了什么线索,才指名道姓让我去上学…

    爱丽丝闻言点点头,露出眉开眼笑的模样,“喜欢白濑…的小姐姐们。”

    人间真实爱丽丝。

    首领接着摆出由头来,“你可是我们港黑的妇女之友,年长的大到尾崎红叶,年幼的小到汉尼拔的妹妹米莎,谁不喜欢你?”

    “……”我拒不承认这个港黑妇女之友的称号。

    绝大多数女性对我的欣赏,无不出自米莎的异能力给我增添的buff。

    至于尾崎红叶对我的态度,向来有点奇怪。特别是在中也加入我们港黑后,她的态度又转变成另一个方向,大概是类似于,见过离谱的没见过这么离谱的一家三口的奇怪表情?

    难以形容。

    索性明面上过得去就无所谓了。

    过不去也不会怎么样。又没有什么冲突。

    “多个姐妹一起嗑你和太宰不好吗?”爱丽丝睁着好比放大版蓝莓的双目反问我。

    合着是想通过我妇女之友的名头,将对方发展成友方势力?还不会破坏我和太宰的感情?

    不得不说,无论是首领还是太宰都挺敢想的。真真切切地做到人有多大胆,他们就多敢想。

    我提前打个预防针地一字一句吐露,“为什么对方不能看上我呢?”

    真不是我蜜汁自信,而是架不住她好毒药(划掉),架不住对方好我这一口。正如王八看绿豆,没准看对眼了呢?

    爱丽丝发出咯咯咯的母鸡同款笑声,她忍不住放肆地高声嘲笑,边笑得喘不过气来还边吐槽我,“头次发现白濑也是蛮自信的。”

    我…我敢拿太宰为时不长的分钟数来打赌,横滨浑水摸鱼中的黑暗里混进来的新势力,绝对和白兰有着半毛钱以上的关系,倘若毫无牵连,太宰也慢不了吧?

    成天不锻炼,还挑食。就太宰这般作死态度,他不虚,谁虚?

    难得我头回说实话,竟是落得无人相信的尴尬局面。好气.jpg

    假如是白兰无误,她从异世界追来,从正常的感情理解范围内,她就是对我这个毒蘑菇中毒太深,从而爱不释手。

    就如同她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跳悬崖?(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