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清]再不努力就要被迫继承皇位了 > 章节目录 第88章 第八八章
    学神的学习效率不是正常人能够想象得到。假如学霸可以用一倍的时间去学会其他人十倍时间学得的东西,那么学神这种将联想思维方式当做喝水一般的本能生物,学一门课能总结出自己的十几种学习经验,再运用到下一门课,如此累积,将达到可怕的效果。

    胤礽缺少的是积累,那就从基础积累开始,把即将学习的书本一本一本地罗列出来。

    这是胤礽第一次自己摸索看书的方法,开局总有些磕磕绊绊,一上来就是一本三百余万字的大作,他还真有些感到苦手。

    好在还有小美鼓励他。

    【万事开头难,第一本都坚持不下来又怎么能坚持以后的呢?有小美辅助小朋友,一定能将小朋友的学神潜力发挥到极致的!】

    胤礽点点头,汗阿玛给他讲《资治通鉴》,这书之前杜太师傅给他讲过,讲的比较散,目地是为了引当时年纪还小的他兴起学习的兴致,大致懂得《资治通鉴》究竟是说什么的。

    这一会,胤礽将自己当做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笨蛋,从最开始学起,从目录学起。

    他当天晚上就稍稍用了一点时间,将《资治通鉴》的目录给粗略看了看。

    从周纪到秦纪,再到汉纪……一直持续到唐纪、后周纪。

    这是一本宋代司马光为主要编撰人物,集合宋朝近十九位大学者编撰而成的史书。

    古今兴衰尽在于此,全书总计三百多万字,要把它全部都背下来,根本没必要!

    学神知道哪些该背,哪些不该背,知道如何从目录着手去把握全书的整体脉络,又丝毫不漏下任何重要的细节。

    一天看目录,囫囵吞枣整理脉络,之后学细录,再往下铺开。

    古人司马光写了目录,足足有全书的六分之一,也就是五十余万字。对照着《资治通鉴目录》,可以方便查阅重大史实,在三百多万字的海洋中找到方向。

    太傅们教胤礽读书,按照以往应当是一篇一篇地细致教来,力求令太子殿下能够学明白,学透彻。

    胤礽自己学习,喜欢以大捕小,掌握大方向,再扣细节,一点一点疏离,然后暂时抛弃轻松学会的内容,钻研难以学会的内容,等全部都会了,再换一种角度来书,一本书看它个十几遍,每一遍从不同角度来看。

    怎么去打破太傅们的授课模式呢?那就从汗阿玛这边入手。

    刚开始,还是康熙来说,教导胤礽,引导胤礽与他对答。

    学着学着,随着对《资治通鉴》的理解加深,胤礽的话开始多了起来。

    康熙被儿子一连串的十万个为什么追问得烦了,一问得知太傅教授速度过慢,这就催着太傅教得更快一些。

    太傅们也很无奈,太子殿下学习之法与他们教授的方法不同。然教导储君,是太傅们迁就太子,而不是太子迁就太傅。

    胤礽与太傅们打商量:“孤之学法可令学习效率提升,最快可一月学会《资治通鉴》,恳请太傅们配合教授答疑。”

    有帝王在催,又有太子保证,其余太傅还在犹豫着,相信胤礽的汤斌率先答应了下来。

    “臣愿配合太子殿下一试。”

    不愧是在胤礽四岁的时候就愿意加快授课节奏的大胆太傅汤师傅,他率先答应下来,令胤礽高兴地扬眉吐气,每次见到他都笑得像花儿一样灿烂。

    胤礽开始压榨起了太傅们肚子里的墨水,从《资治通鉴》这一本史书就可以压榨出十几种不同角度的读法。

    作为当时人读史,是一种立场,作为后人读书又是又一种立场。从百姓的角度来看待,感觉其中多有压迫控制,站在臣子角度来读,感到其中教诲引人深思,而君王角度来读,则感觉其中治国之法多有妙处。

    再从小美的角度来读,其中各种言论啼笑皆非,犹如放屁。

    最后,再站在汗阿玛的角度来读,取其中精华,取其中糟粕,一本《资治通鉴》,让胤礽咀嚼了十几遍,越是读越觉得津津有味。

    从刚开始接触到读完,胤礽花了一个月,一个月后就可以用自己的感悟来与康熙探讨、争辩,答疑,论述!

    “汗阿玛,《资治通鉴》中提到‘法者天下之公器,惟善持法者,亲疏如一,无所不行,则人莫敢有所恃而犯之也。’说的治国应当以法律为主,然秦法之严酷,统一天下却未能安顿天下,汉法以秦法为前路加以修缮,魏晋五胡礼崩法乱,隋唐之法又以前人为鉴,待到宋时,书中未记,儿臣却知宋时以文治、礼治为主,时至今日,大清之法是否为集大成者?”

    康熙:“《大清律法》自先帝起延续至朕在位一直持续在完善,律法作为治国之手段,能约束官吏、权贵行事,百姓安稳,达到国治之目地。”

    胤礽问:“法律是不是平等的?”

    康熙深深看着他,严肃道:“法是帝王治理国家的刀刃,以法为绳可约束官吏与百姓行为。”

    在帝王的眼中律法就是他的工具,他的武器。

    “帝王奉天之命,恭行天罚,应在律法之上,而百官与百姓,当在律法之下,朕之圣旨,即是法律,”对于这一点,康熙建议胤礽再学习新的书籍《贞观政要》。

    这些可不是康熙为帝所学到的感悟,而是前人留下。

    胤礽恍然大悟:“所以唐律中提到君臣、官民、良贱在律法面前地位不同,所受惩罚亦不相同,沿袭至今天仍然适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