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 > 章节目录 第143章 第一百四十三章
    339

    大概是杜衡的恳求起了作用,苏展没有将杜衡倒吊在房梁上,他把杜衡捆在了大殿外头的柱子上。笑笑和馄饨则被他关在笼子里面放在了旁边,笑笑气的在骂街,他的骂声中夹杂了打喷嚏的声音:“啾嚏!啾啾!啾嚏!”

    杜衡胳膊和身体动弹不得,他听着笑笑一连串的打喷嚏心疼的说道:“笑笑别骂了,别浪费口水了。”笑笑委屈的转过头:“啾啾……”

    都是他不好,要是他能控制住喷嚏,杜衡也不会被发现。杜衡安慰道:“不怪你,就以我们的修为,被发现也是迟早的事。”

    苏展面色不善的看向杜衡:“你们不是去了万宗遗迹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杜衡叹了一声:“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定坤宗刚到万法遗迹,遗迹里面就变黑了。大家被罡风卷着分散到了各处……”苏展的长剑抵住了杜衡的脖子:“你就被罡风吹到灵宝园来了吗?”

    杜衡摇摇头,他紧张的看着脖子前面的长剑。不等长剑靠近他的脖子,他就感觉到脖子上传来了森然的剑意。

    杜衡吞吞口水:“这倒不是,我一开始被弹到了一个无法用灵气的小洞天中,在那边我遇到了天一宗宗主王牧野。王宗主带着我找到了阵眼,可是在通过阵眼的时候,王宗主和我失散了,我就到了这里。这里和我认识的灵宝园不一样,可是这里的行宫我却来过,这是为什么?”

    杜衡想要分散苏展的注意力,苏展眼神一凝:“你想问的太多了。”

    眼看他的长剑要往杜衡的脖子上抹来,宁平溪一把拖住了苏展:“老苏!使不得!使不得呀!你知道他是谁吗?!”

    苏展哼了一声:“定坤宗温琼的弟子,身怀幻天珠的人,还能是谁?”

    宁平溪面色难看道:“他还曾经是药王谷的外门弟子,他是我亲手从你手上抱回去养的那个孩子!”

    杜衡一脸懵逼:“嗯?”苏展倒吸一口凉气:“什么?!”

    宁平溪干涩的说道:“他就是二十多年前,我从这里抱回去养着的那个孩子。”苏展难以置信道:“你说什么?!他就是七星莲台里面的……”

    宁平溪艰难的点点头:“是的,就是他。”

    杜衡清清嗓子:“那个……我都是你们手上的蚂蚱了,跑肯定跑不掉了,你们能不能给我个解释?让我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明明是为了解救太叔泓而来,为什么莫名其妙的牵扯到原主的身上?

    就在杜衡满脸都是求知欲的时候,天空中出现了一道剑光。剑光划破了寂静的夜空,笔直的落到了广场上。江上舟阴沉着脸从剑上落下来:“处理好了……咦?杜衡?你怎么在这里?”

    杜衡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期待过江上舟的到来,好歹江上舟对他一直不错是不是?杜衡兴奋道:“江上舟!快对你二师兄说说情,把我放了吧!”

    江上舟看向苏展:“能不能有话好好说?不要动不动喊打喊杀?放人。”苏展阴郁的摇摇头:“你知道他是谁?他就是二十多年前你用秘术炼制出来的那个傀儡。”

    听到这话之后,江上舟傻眼了:“啊?”

    杜衡最终还是被松开了,他坐在行宫前面的台阶上。他面前或站或蹲着三个大佬,当然,不包括躺在阵法中间的太叔泓。

    杜衡道:“那个……别不说话啊,到底发生了什么?谁能跟我解释解释?”

    宁平溪三人面面相觑,最终江上舟开口了:“我先来吧。我是无罔剑尊最小的弟子,我入门的时候,师尊已经很老迈了。他陨落之前给我们师兄弟一人一件随身的灵宝,我被分到了这个。”

    说着江上舟双手合十,食指抵住了自己的眉心。他的眉心处缓缓的出现了一点光亮,光越来越亮也越来越大,最终在他的指间上出现了一座闪着七彩灵光的莲花形状的法器。

    江上舟和苏展怀念的看着这个法器,江上舟道:“这个法器名为七星莲台。里面留着神虚宫开宗立派以来收录到的所有剑修的剑意,可以断言,这是能让世上剑修都疯狂的一个法宝。”

    苏展道:“其他的几个弟子手中也有师尊留下的宝贝,可是我们的法宝在这些年中都陆续变成了护山大阵的一部分。这些年留下的只有这一枚七星莲台了。”

    看到七星莲台,杜衡心念一动。他的手揣到了衣袖中,面上却不动声色的问道:“然后呢?”

    江上舟道:“和师兄们的法宝不一样,莲台也是能温养神魂的至宝。我是无意中发现这个秘密的,当时我发现所有的剑意都围绕着莲台中心在旋转,处于好奇,我的神识就探入到莲台中。我发现,莲台深处竟然有个人。”

    杜衡神情严肃的看向江上舟,不知为何,他觉得这个人和原主有关系。

    江上舟深深的看着杜衡道:“严格来说,那已经不能算是一个人了,他只是一缕魂魄,还是一缕残魂。当时我想着,这可能是被剑意吸引来的某个剑修的残魂。残魂只有一道虚影,它不太活泼。按道理说这样的残魂入莲台,用不了多久就会被里面的剑意绞杀,然而我却发现莲台中的剑意在保护这缕残魂。”

    杜衡点头:“嗯嗯,然后呢?”

    江上舟道:“师尊在莲台中给我留下了一段教诲,前半段是说我的剑道修行,后半段就提到了这缕残魂。师尊说,他希望我能守护着这一缕残魂,直到残魂消亡。在残魂没消亡之前,希望我不要抹杀它逼迫莲台认主。我就这样守着莲台守了四千多年……”

    苏展道:“小舟入门晚,他入门时师尊已经无心教导他,小舟从小和我一起长大。他发现了莲台的秘密之后就告知了我,我当时没放在心上,只对他说,遵从师尊的教诲便是。没想到,第一个对莲台动了心思的人是我。”

    苏展温柔的捧住了莲台,他说道:“我入门早,跟着师兄弟们和妖修联手一起击退过妖兽攻击……”

    混战过后,很多妖修就留在了人修世界,一来他们怕妖兽再度出现人修措手不及,二来,感情这种事情身不由己。太叔泓就是这样的一个妖修,他是个温柔单纯善良的羽族修士。他不擅长剑道,来到人修世界的目的也只是给大部队提供后勤保障。

    太叔泓平时在大本营练练法器顺便帮忙救治一下从战场上撤下来的病患,他的手中连血腥都没有沾过。苏展那时是和大部队一起在战场上厮杀的剑修一员,他在战斗中被妖兽咬断了腿暂时退居后方养伤。

    没想到在后方,太叔泓和苏展就相遇了。

    那一日妖兽来的突然,它们攻破了前锋冲入了后方。混乱中后方的医修和炼器师死伤一片,还有能力能站起来的修士们拼死一搏。就是在那时苏展救下了妖兽口中的太叔泓,妖兽被打退之后,太叔泓便引苏展为知己同他推心置腹。

    太叔泓是个不太健谈的人,但是他有问必答非常单纯。他会将羽族的风土人情和沿途的所见所闻同苏展分享,苏展有什么有趣的事也会告诉他。一来二去,两人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友。

    战斗结束之后,羽族们可以跟着大部队一起回去了,太叔泓却留下来跟着苏展了。苏展把他当兄弟带他回了神虚宫,神虚宫善待妖修,他们给太叔泓划了山头,他便在洞府中安心的炼器。

    在长达千年的时光中,这两人的友情好的让人眼红。

    直到某一天,太叔泓喝醉了亲了苏展,苏展当场就炸了——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要和我睡觉?!

    不能接受这一点的苏展感觉他纯洁的友情被太叔泓玷污了,从那天开始,他就避太叔泓如蛇蝎。当他听到修真界哪个人修和妖修在一起时,苏展就会想到太叔泓的那一吻。

    太叔泓却对苏展数千年如一日,苏展对他突如其来的冷淡他早就发现了,他只当苏展被困在瓶颈处心浮气躁所致。于是他致力于研究出能让苏展顺利渡劫的法器,为此他经常炸炉,炸的自己伤痕累累。

    终于在八百年前的某一天,苏展正在闭关时收到了太叔泓传来的符篆。太叔泓邀请苏展一起来炼制法器,他说他这次一定能炼制出让苏展满意的法器来,保证能对抗天劫,就是他需要苏展的灵气来平衡一下炼器炉。

    苏展没有理会太叔泓,他甚至笃定了太叔泓这次又会失败,做出来的法器都经不起他的霸道剑一击。在此之前太叔泓的法器都是这样被苏展毁了的,他不想为了一个不怎么样的法器浪费自己的灵气。

    然后那天晚上,太叔泓的炼器炉爆了,整个山头被夷为平地。太叔泓的洞府灰飞烟灭,他本人连骨头都没能找到。苏展从那天晚上就疯了,他在焦土中一寸一寸的寻找着太叔泓的身体,可是除了太叔泓当做宝贝的一个蛋,他什么都没能找到。

    接下来苏展用尽方法才在焦土上寻到了太叔泓的一缕残魂,残魂需要温养起来。苏展想了很多能温养残魂的法器,可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太叔泓的残魂从能发出只言片语到最后连人形都难维持下去。绝望之下,苏展想到了江上舟手中的七星莲台。

    然而七星莲台中已经有一缕神魂正在温养,再放一缕神魂进去,那些剑意只会不由分说冲上来绞杀多出来的神魂。苏展便提出将莲台中的神魂驱逐出来,将太叔泓的残魂放进去温养。

    江上舟两边为难,一边是师尊的教诲,一边是从小把自己带大的二师兄,他不管做出什么决定都会伤了另一方。然而当苏展捧着养灵囊对着江上舟跪下时,江上舟只能献出了他的七星莲台。

    340

    宁平溪就是此时出现的,宁平溪是苏展多年的故交好友,除此之外,他还是修真界赫赫有名的医修。他手中救治出来的神魂,每年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苏展找到了宁平溪,求他帮忙将七星莲台中的残魂驱逐了出去。宁平溪同意了,但是他要求苏展给驱逐出来的残魂准备一具身躯,他不能眼看着自己不认识的魂魄在眼前魂飞魄散。

    苏展答应了,他一开始寻了不少身躯,有难产而死的少妇,有溺水而亡的少年,有人的有兽的……为了让残魂能好好的转移到这些为他准备好的身躯中去,他们在现在的灵宝园建了一个行宫,并且在行宫中前面刻了能转移神魂的阵法八方定。

    说起来灵宝园也是苏展和太叔泓无意中发现的一个上古遗迹中的一个小洞天,这个小洞天很稳定,就在神造峰附近。

    太叔泓喜欢养小灵兽,然而他的山头经常有修士炸炉,小灵兽们被吓得战战兢兢的。那时候苏展和太叔泓的关系还没闹僵,苏展就拍胸口答应太叔泓,说给他一个秘密的地方将来可以养很多很多的灵兽。

    然而苏展花了不少时间精力固定好小洞天之后,他和太叔泓已经单方面决裂了。于是灵宝园就成了苏展一人的秘密基地,除了他之外没有几人知晓。

    将七星莲台中的傀儡转移出来附身到死尸身体中犯了宗门大忌,这算是帮助别人夺舍。要是让当时的代掌门叶闻秋知道,以叶闻秋那眼中不能容沙子的性子,苏展他们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阴差阳错中,本来想给太叔泓养灵兽的园子成了苏展用来给傀儡附魂用的场地。

    在苏展他们的想法中,他们将莲台中的神魂引出来给他一个身躯应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然而真正实行的时候,却没这么容易。

    宁平溪将七星莲台中的神魂拖出来时,那神魂怎么都不愿意附身在死尸身上,它宁愿滴溜溜的在阵法中打转转都不想看阵法中间的死人。然而不管它乐不乐意,它已经没办法回到七星莲台中了。

    因为苏展在拽出它之后,就将太叔泓的残魂塞到莲台中去了。不得不说莲台是一件极好的法宝,太叔泓的神魂进去之后立刻就稳定了。

    看着场中乱转的神魂,宁平溪觉得它应该是不喜欢这些死尸,他提出了不若准备一副傀儡试试?苏展觉得这个办法好,因为江上舟就是个剑法双修的炼器师,江上舟炼制出来的傀儡能以假乱真。

    就这样本来等着师兄来送莲台的江上舟又多了一个任务,他要给七星莲台中的神魂炼制傀儡身躯。

    江上舟真的讨厌死这个任务了,他一开始炼制的傀儡挺粗糙的,做工也不是很精细。好几个傀儡甚至连面容都没有,苏展就这样毫无负担的将傀儡身躯提到了阵法中来。别说,那个挑剔的神魂竟然嘤嘤嘤的钻到了傀儡佣中去了。

    苏展觉得这个方法挺好的,将来等傀儡坏了,再给它换一个就是了。就这样,苏展觉得尘埃落定大功告成了,然而他却将难题转给了江上舟。

    附着了神魂的傀儡和普通的傀儡不一样,它会动还会嘤嘤嘤。苏展本来说就留这个傀儡在灵宝园中,反正这里没人发现。江上舟和宁平溪却觉得这样太对不住它了,于是江上舟善心大发的将傀儡带回了他的神造峰放在了他的宅子中。

    那段时间,宅子中经常鸡飞狗跳,傀儡没有面容却在宅子中四处走动,吓得来宅子中的好多杂役差点尿了。江上舟实在没办法,他只能在傀儡的面上做了个阵法,这个阵法能将傀儡中的神魂本来的模样复刻个七八分。

    就这样傀儡有了自己的脸,也有了自己的名字。江上舟给它取名——闹闹。因为它总是不得闲,总是想办法从宅子中溜出去。

    闹闹很有活力,粗糙的傀儡不能满足闹闹的需求,没用多久,初代傀儡就宣布散架了。不得已之下江上舟又加急做了第二个傀儡,这次的傀儡更加精细,看着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闹闹很满意,傀儡身躯用了好几年之后才宣布散架。

    接下来的每隔几年,江上舟就会去一次灵宝园给闹闹换新的身躯,闹闹陪着他两百多年。直到江上舟给闹闹做第五十具傀儡的时候,他发现闹闹不闹了,闹闹变成了静静。它不爱动了,也不爱嘤嘤嘤了。

    江上舟这时候才惊觉原来神魂在傀儡中是有损耗的!为了让闹闹能重新活泼起来,他拉着苏展和宁平溪一起研究了起来。如何能让闹闹在傀儡中也能温养神魂,这成了江上舟接下来五百多年一直在研究并攻克的问题。

    然而江上舟做的傀儡越来越精致越来越完美,闹闹却越来越迟钝,直到他制作一百八十七具傀儡的时候,他感觉到闹闹快不行了。他师尊留下来的神魂被他折腾了八百年快要散架了!

    意识到这点之后江上舟实在没辙了,他求助了他的妖修师尊,想要制作出一副能让神魂在里面成长的身躯,让这幅身躯成为傀儡的肉身。

    他的妖修师傅想了很久告诉他一个法子,以人的血肉为材料,加以术法和精血,炼制出来的傀儡能像正常人一样的成长壮大,只是这样的傀儡需要浸泡在药液中稳定神魂。